全信网

全信网

发稿时间:2018-07-13 17:12:29来源:甘肃省教育网 【 字体:

原标题:巴菲特万字长信揭秘如何挑选并购标的 手握1160亿美元现金定下小目标:将进行一次或多次大规模收购

巴菲特表示,全信网在寻找独立运营的公司收购时,全信网他看重的关键品质是,全信网持久的竞争力、有能力且高品质的管理团队、有形资产的良好回报、内部增长带来的可观回报机会,全信网最后一点则是合理的收购价格

文 | 马巾坷

来源 | 投中网

ChinaVenture

NEWS

巴菲特的言论对热爱投资的人们来说,全信网几乎是圣经一般的存在。2018年2月24日晚,87岁的巴菲特再次发布《巴菲特致股东的信》,在过去的五十多年间,巴菲特每年都会给自己的股东撰写这么一封信,但热爱这封信的人们远不止伯克希尔公司的股东们。

就在该信发布之前,全球各大媒体都十分关注2018年致股东信会谈及的内容,比如,巴菲特接班人的线索、增持苹果公司股票的逻辑、对未来全球经济形势的判断等都是人们预测的焦点话题。而巴菲特在万字长信中,到底谈到了哪些热点话题和投资金句,小编做了详尽梳理。

净值增长653亿美元 公开15支高比例持股股票

在致股东信开篇,巴菲特毫无悬念的公布了旗下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2017年的财报。

伯克希尔哈撒韦2017年净值增长653亿美元,在过去的53年中,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A股每股账面价值从19美元升至21.175万美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9.1%。

不过巴菲特强调,这一收益并非完全由公司产生。“在上述收益当中,只有360亿美元来自于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运营业务。剩余290亿美元主要与美国税制改革相关。”虽然作为民主党派支持者的巴菲特,此前对税改一事多次批评,但该项政策给其带来的收益非常可观。

巴菲特增持了哪支股票,该股票几乎就穿上了黄马褂,截至2017年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共持有价值1705.4亿美元的股票。

巴菲特还公开了伯克希尔15个到2017年底所持最大市值的普通股投资,其中富国银行为其第一重仓股,持股市值达到292.76亿美元,占该公司总股本的9.9%。苹果为第二大重仓股,持股市值达到282.13亿美元,占苹果总股本的3.3%。美国银行为第三大重仓股,持股市值达到206.64亿美元,占该公司总股本的6.8%。

手握1160亿美元现金 立下未来小目标

截至2017年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持有1160亿美元现金和平均到期期限为88天的美国债券,这一数据高于截至2016年年底的864亿美元。

巴菲特强调,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目前持有的现金投资回报率非常低,且远远超出他和查理芒格所期望的水平。“当我们把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冗余资金注入到更多生产性资产当中,我们才会笑得更加开心。”

在致股东信中,巴菲特还提及了2017年,袭击德克萨斯、佛罗里达和波多黎各的三场大型飓风,让其保险业务遭受了惨重损失。

巴菲特表示,伯克希尔已在长尾业务成为领导者许多年。特别是他们专门从事巨无霸再保险政策后,“伯克希尔浮存金的增长已经是非比寻常的。然而对浮存金不利的一面是,它伴随着风险,有时候是潮水般的风险。”

巴菲特猜测,飓风产生的保险损失达1000亿美元左右,而且还可能远高于这个数字。“如果这两个数字估计接近准确数值,我们在行业中损失的份额约在3%。”2017年,由于美国夏末多次大型飓风影响,伯克希尔2017年的保险承保业务税前亏损32亿美元。在2017年之前,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保险业务已连续14年实现盈利,税前总利润为283亿美元。

尽管飓风造成了保险业务的损失,但在非保险业务上,伯克希尔在2017年依然保持不错的收入。“不包括投资收入,我们旗下非保险业务在2017年的税前收入为200亿美元,比2016年高出9.5亿美元。”

在这些收入当中,约44%来自于伯灵顿北圣太菲铁路和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两家公司,而后者伯克希尔的持股份额达到90.2%。

因此,巴菲特的下一个目标是,实质性的增加非保险部门的利润。为实现这一目标,该公司需要进行一次或多次大规模的并购交易。

巴菲特如何选择收购标的?

而如何选择收购标的,巴菲特表示,在寻找独立运营的公司收购时,他看重的关键品质是,持久的竞争力、有能力且高品质的管理团队、有形资产的良好回报、内部增长带来的可观回报机会,最后一点则是合理的收购价格。

巴菲特说,回顾2017年的并购交易,合理的收购价格几乎构成了所有交易的障碍,“一家还不错、但远够不上令人瞩目的企业的价格都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的确,面对一群乐观的收购者,价格似乎无关紧要。”

他认为会出现疯狂并购的部分原因是,CEO的职位自我选择了“勇于尝试者”这一类型。一旦一位CEO渴望进行交易,他/她绝对不会缺少进行收购的正当理由。“不要问理发师你需不需要理发!如果目标的历史表现不足以证明收购是正确的,也会有人预测出很大的‘协同效益’。试算表从来不会令人失望。”

巴菲特说,对杠杆的厌恶,使过去多年来的收益受到了影响。但查理和他都睡得很香。“我们都认为,拿你拥有的东西来冒险以获得你不需要的东西,这是疯狂的。尽管我们最近收购寥寥,但查理和我相信,伯克希尔仍会适时进行大规模采购。与此同时,我们仍将坚持最简单的指导原则:其他人处理事务的谨慎程度越低,我们越应该谨慎行事。”

赢得10年赌约

巴菲特还特意在致股东信中提到了,2007年,其与华尔街知名咨询公司Protege Partners的十年赌约:即追踪标普500的ETF表现,与Protege Partners挑选的5只F0F对比,谁在十年后的收益更多。上述5只F0F覆盖了业内超过200只主动管理型的对冲基金,可以随时投资自认为有潜力的公司。

巴菲特说,当年押下赌注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宣传他的一种信念,“我选择的投资——一个非托管标普500指数基金中的一笔几乎没什么费用的投资——将随着时间的推移带来比大多数投资专家更好的收益结果,无论那些‘帮手’是多么备受尊敬和业绩斐然的。”

他认为解决这个问题是极其重要的,因为美国投资者每年向投资顾问们支付的费用令人咋舌,而经常都会带来多层的间接费用。他希望证明“这些投资者花费的顾问费用是否物有所值。”

而事实是,“哪怕这些基金在这十年时间里使其投资者亏了钱,它们的管理者还是会变得非常富有。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情,是因为母基金的投资者每年支付的固定费用在总资产中所占比例达到了惊人的2.5%,其中一部分费用由五个母基金的管理者收取,剩余部分则由下面的200多个对冲基金的管理者瓜分。”

这场对赌的最终结果是,五个母基金最初起步迅速,在2008年中全都跑赢了指数基金,但随后就急转直下。在其后九年的每一年时间里,这些母基金整体而言的表现落后于指数基金。

“绩效总是有起有落,但费用从不下降。”巴菲特说,这场对赌还昭示了另外一个重要的投资教训:虽然市场总体上都是理性的,但偶尔也会作出疯狂的事情。这时抓住机会并不需要超群的智力,不需要经济学学位,也不需要懂得Alpha值和Beta值等华尔街的术语。投资者需要的是一种能力,不要理会那些乌合之众的恐惧或是热情,而是重点关注一些简单的基本面。“愿意在一段持续的时间里给人留下无趣的印象——甚至于看起来就像是个傻子——也是必不可少的。”

接班人话题仍是谜

此前外界普遍认为,2018年极有可能是巴菲特公布接班人的年份。就在几天前,卡夫亨氏宣布,巴菲特在4月23日即将召开的Kraft Heinz年度股东大会上退休。该声明称,巴菲特作此决定是希望减少出差。因为再过6个月,巴菲特就满88岁了。

尽管巴菲特一直是个精神矍铄的老人,他热爱自己的投资事业,但年龄的不可抗力,让人们越来越关心谁会成为这位传奇投资人的接棒者。

2018年1月,巴菲特任命了两位得意门生Greg Abel和Ajit Jain为伯克希尔董事会的新晋副主席。当时,此举也被广泛视作“股神”巴菲特退居幕后进程中的最新一步,他本人在接受CNBC采访中也表示,这的确是选择接班人行动的一部分。

资料显示,Abel现年55岁,其新任职是将负责非保险业务的副主席,它也成为呼声最高的接替巴菲特的伯克希尔“掌门人”人选Abel1992年就加入伯克希尔,他目前是伯克希尔能源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另一位新晋副主席Jain现年66岁,他被任命为负责保险业务的副主席。Jain此前是国家赔偿公司的执行副总裁,1986年加入伯克希尔哈撒韦保险集团。

尽管巴菲特看似抛出了一些线索,但在24日的致股东信中,他并未再次提及接班人的事宜,而人们对该问题的悬念,将转移到5月5日举行的股东大会上。

对美国依旧乐观 90%投资都在美国进行

总的来说,巴菲特对美国经济依然乐观,“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近乎90%的投资都在美国进行。公司认为,美国的经济土壤依旧肥沃。”不过他像以往一样对债市风险发出警告。

巴菲特在致股东信中,谈及了自己对美国新会计规则对季报与年报带来的负面影响。

他认为这一新规则会严重扭曲伯克希尔的净收入计算,他认为,在财报中强调实现收益和账面浮盈/浮亏都是不合理的,伯克希尔真正关注的是每股盈利能力名义增长。作为应对,巴菲特说,伯克希尔以后会坚持在周五盘后或者周六早上发财报,给股东更多时间分析真正重要的数据。

“查理和我从来不会靠着陌生人的善心来运营伯克希尔,哪怕是好友的善心也不足依靠,因为谁都难免遇到流动性吃紧的时候。我反对使用借来的钱来持有股票。因为根本就没有办法知道,股价在一个较短的时间段里会下跌多少。哪怕你的借款金额很小,而且即便股市暴跌,也不会马上威胁到你的持仓,但令人惊恐的头条消息和让人无法呼吸的评论也可能会让你变得慌乱。而在情绪不稳定的时候,是无法作出良好决策的。”

股价有涨就有跌,看似与其基础价值的同比积累之间毫无联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巴菲特说,本·格雷厄姆(Ben Graham)经常被引用的那句格言会被证明是正确的,“短期来看,市场是台投票机;但从长期来看,就会变成称重机。”

同时,股票的价值不是基于图标模型的数据来买卖,“我们简单地认为,如果被投资者的业务是成功的(我们相信,大多数都将如此),那么我们的投资也将获得成功。”

“有些时候,相信合适的人要比相信实实在在的资产更为靠谱。”巴菲特感叹到。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